皙水辰良君心殇

鄙人云辰,初二,上线少。
最爱的是叶修。
叶修他最最最最最好了。
全职只吃叶受cp,all 叶都欢脱向。(不然就是虐的)
看的东西喜欢的东西挺多,别嫌弃。
不要在我面前骂叶修王耀沈九雪女蔡居诚顾昀等。
受控,永远的受控。
不抄袭,不ky。
谢谢,请多指教。

【伞修】沐秋,生日快乐啊

☁️伞哥生日快乐!!!

叶修今天起的很早。

他退役以后还是在兴欣这里,每天指导指导新人,在网游里大杀四方。君莫笑这张账号卡,兴欣不收,叶修就揣着,放在口袋里,贴着自己,偶尔伸进口袋里摩挲着。

今天的天气有点凉,一年过了一大半,秋天自然地到来让叶修有点猝不及防,出门前犹豫了下,还是拿了件沐橙买给他的外套。

路上已经有几个人了,风吹过来,从缝隙里袭击了叶修。叶修狠狠地抖了一激灵,裹紧衣服,对着双手哈了一口气。

他的手经常是冰凉的,夏天也暖和不起来。叶修最喜欢做的就是趁苏沐秋不注意,手伸进人衣领子里去,苏沐秋身子热着呢,一碰,马上吓得“呜啊啊!”叫起来。见叶修这笑得欢快,就一边数落一边抱着,用自己暖着叶修。

两个没成年的小屁孩挤在一起,没一会又打闹起来,苏沐秋抓着叶修的领子,恶狠狠地在叶修脖子上咬了一口,力气没控制好,就留了一个深深的红印。叶修被疼得呲牙咧嘴,打了苏沐秋几下才完事。

苏沐秋看着那个红印,耳根子红了。

…………

 

 

叶修走了许久,脸都有些冷僵了,才看见苏沐秋的墓碑。

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忘记买花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没摘野花给苏沐秋。

走进墓碑,蹲下来,差不多比石碑矮了几厘米,看着那三个字,心里头还是有点不舒服。

他自以为已经看开了的。

“…………沐秋。”

“沐秋。”“沐秋。”“沐秋大大。”“苏神枪。”

……

“苏沐秋。”

叶修平常淡漠的面容柔软了下来,下垂眼中满满柔情。

“苏沐秋。生日快乐啊。”

 

没一会苏沐橙也来了,捧着一束白花,戴副墨镜防着人群。

“叶修哥!”

叶修接过花束,那白花叶修叫不出名字,脑海里去想起了十年前那朵鲜艳似火的玫瑰。

 

“我说……两大男人成什么亲啊……”

叶修头上一块大的红纱,若是不看那直男审美的衣裤,还真像成亲呢。

“成亲有什么不好,成了亲,你就是我媳妇儿了。”苏沐秋笑得可开心了,双手拉着叶修,眼睛就没离开过。

苏沐橙是看不下去了“咳咳,掀盖头了!”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伸手掀起红纱,向后一抛,把自己也关进纱中。

两人笑在一起,跟两个傻子似的。

 

 

苏沐秋你厉害啊,让哥成了寡夫了。等着我啊,都成了亲了还敢丢下我,哥就伸手冷死你。

等我顺着红绳寻到忘川河畔,再和你共赴轮回。

苏沐秋,生日快乐啊。

 

 


【周叶】叶修到底喜不喜欢周泽楷(上)

☁️私设多,ooc

☁️周叶cp

☁️甜的甜的

 

周泽楷,新荣耀第一人,今天也在纠结自己的前辈是不是喜欢自己。

 

周泽楷是个直男。

至少第五赛季还是。

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身材好比例棒,就问全联盟,谁比得过!!

叶修。

为什么呢?

因为作者是个叶吹

无脑的那种。

 

咳咳。

好吧,没有人能在这上面比得过周泽楷。小枪王也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在实力方面证明了自己不是个花瓶。

 

在周泽楷看来叶修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

因为他不是夸他帅,而是说他乖,可爱还听话。

周泽楷不说话,但是他想的多。

很快想到了前辈可能喜欢自己的可能。脸上不露,但还是慢慢离叶修远了一点。

他可是个直男,对于前辈这种感情,也不要伤了前辈的心才好。

周泽楷这么想。

 

【小周?在不?】

啊……叶修发信息过来了。

【在不在?副本缺个人,来帮个忙呗。】

这个一看就是借口,想借此来拉近距离的。不能回。

【在不在啊?在就吱一声】

不能回,绝对不能……

【吱】

 ………该死的手速比脑速快。

 

 

然后周泽楷被叶修骗着打了一个晚上的副本。

【谢了啊小周,折腾这么晚,早点睡吧,晚安。】

【嗯。】

周泽楷看着电脑,想着要不要发一个“你也早点睡”过去。

……不行不行,前辈会以为自己也喜欢他的,不能发。

然后周泽楷就关了电脑睡觉了。

关前还看了一眼,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叶修还在网游里活跃。

周泽楷抱着手里一枪穿云的抱枕,不知怎么有点气,又过了一两个小时才睡着。

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还喜欢我呢。

哼。

 

 

周泽楷越来越觉得叶修喜欢自己了。

嘉世和轮回打完比赛以后,叶修都喜欢拉着自己出去走走。

深夜里的灯火照亮一条小路,静谧的世界只有他们俩的脚步声。

真好听。周泽楷心想,紧了紧两人相牵的手。

 

嗯。

叶修一定是喜欢他的。

——————————————

咳咳,下篇有r,让鄙人想想,应该怎么开车。



【all叶】关于叶修没性转但是那什么了的事

☁️幻想叶修男生的样子但是胸部比女性还大

☁️国庆放完就考试,我不要命了

☁️我爱叶修!

 

“咳,那什么……”叶修坐在沙发上,有些懵地看着周围的整个国家队,“你们别这样看着我行不?”

长久的沉默已经被中心人物打破,也就没有人继续下去。

“老叶老叶你这怎么回事啊啊你不是男的吗男的有这么……大的……xiong吗啊你不会变异了吧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给摸一下呗看看软不软”

叶修拍掉黄少天意图不轨的手,虽然不耐烦也没用多少力气,烦人的鹦鹉又靠过来了。

还有一只猥琐点心。

方锐你大爷的把手拿开!!!哥不是女人别摸!!!还有文州你们几个心脏别拍照了!!小周你……你你你……你就这么搂着吧……别乱动手就行。糖糕二翔车干你们过来救哥啊啊啊!!!哥不就是一早醒过来长xiong了嘛!!!一个个都这么激动干什么?!!!磕chunyao了???那jjc啊别动我啊!信不信我叫我弟弟来劫持你们啊??

“我觉得领队发生这种事情,非常悲痛但也正好最近男性队员训练紧张,帮助他们发♐️泄一下。^_^”

 

明人不说暗话,鄙人想看叶修嫌胸部太重了,只能全搁在桌子上。穿什么衣服都紧绷绷得,再来个湿/身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最重要的就是被职业选手的咸猪手,捏一下,在捏一下,吸一口,嘬一下,发出声音,直接把修修羞成羞羞。

“叶修你说,你这样大的xiong会不会有naishui啊?第一口一定是我的知道吗。对了要有nai shui好像要怀了孩子才行,那……你说要多少次才能把你cao出naishui呢?”

粉红粉红的修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地去世。(安详)


【all叶】开学的胡思乱想(后边有点r妄想)

我想看叶修变成一只黑猫,被众人吸得欲仙欲死(划掉)。害羞地缩在沙发角落,像个毛绒绒的小球一样。
然后晚上为了和谁睡这件事国家队大打出手,争了个九九八十一回合,发现修修已经被周泽楷抱走了。

┻━┻︵╰(‵□′)╯︵┻━┻

第二天醒过来,人型是回来了,耳朵尾巴还在。
光溜溜的叶修发现自己和周泽楷贴在一起,没有缝隙啥的,一脸懵b地对着自己乖巧后辈那个精神万分,挺立如松的东西。
周泽楷睁眼看见一个粉嫩嫩的叶猫真的心情特好,呆毛摇啊摇。

然后被国家队众人夺了修喵,还被轮番虐了一个下午。



好吧我只是想看叶修被ri的喵喵叫,耳朵一颤一颤,身子粉粉嫩嫩的,一边受不了攻势,可怜地尖叫,一边尾巴还不知羞耻的往别人手臂大腿缠。
特别特别yindang的哭了满脸泪花,最后体力不支的昏过去,梦里也直哼哼。


啊,修喵真香甜。

【all叶】宴会过后

夜色至深。
叶修穿了一套黑西装,衬得肤色更加白净。他被叶秋逼着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领带系得令他有些不舒服,但还能呼吸。西装在腰的部位收紧,叶修的腰很细,轻轻松松便可以搂住。笔挺的长裤只露出了精致的脚踝,他连脚踝都特别好看,诱人。
禁欲的风格也很适合他。
叶修在走进大厅楼上的会议室的那一刹便掏出烟盒,动作熟练,迫不及待地点上一根,下垂眼微微眯起来,一副享受的样子。应该是太久没抽,憋得慌了。
他伸手松了松领带,解开最上面的几颗扣子,神色慵懒地看着那些商业圈黑白两道通吃的巨头们。


在那些大佬眼里,他此时的模样,就像一只狡猾的猫。他们现在只想狠狠把这只不乖的野猫揉进胸膛,以唇封了他的唇,弄哭他,让他全身都沾上自己的味道,一直到他双腿发软,求自己才会放过他。


可是谁都没有这么做。
谁都清楚这是一只野猫。
他可能被揉碎,但绝不会被占有。
他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想让这些衣冠禽兽把他扯下来,看他在泥沼中挣扎,浑身肮脏。
想想都觉得兴奋。


“呵呵,你们能不能别把心思都放在脸上。看我的眼神都快成看猎物的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是一脸嘲讽,“不就是想上哥嘛,来,给你们上。”
他长开双臂,作出拥抱的姿势。


虽然不是希望的那样,但谁能在这种情况下忍住?
狂欢仅此一次,叶修不会爱他们任何一个。
这是绝对的。

【all叶】二十六字母(一)

☁️文笔渣
☁️详写了喻队和张新杰
☁️我爱二十六字母!

A——alluring 诱人的,迷人的。


叶修的魅力非常大,范围也广。
男女都可以。


喻文州觉得叶修的笑容最迷人了。


在他还不是蓝雨队长的时候,叶修还是叶秋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差劲的吊车尾。就和曾经的乔一帆差不多,没人在乎,只是勉强留下来了。
提升很难,也很累。
这个整日微笑的心脏,也想过放弃。
当然,这个念头没得很快。

因为有这个想法的第二天,叶修就来蓝雨参观(玩)了。

“嗯?人没走完啊。”叶修叼了一根没点燃的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蓝雨的训练室,“小朋友可以啊,挺勤奋的。”
小朋友?喻文州盯着眼前的人。明明他看起来更小吧。
“jjc,来一把?”
他们打了好几场,或者说是喻文州单方面被虐。
叶修把烟点燃了,深吸一口后冲喻文州笑了。
那嘴唇有些发白,可能是每天熬夜弄坏了身体。嘴角上扬成一个让人喜欢的弧度。
怎么说呢,说嘲讽不是,说鼓励太过,就是一种普通的对待一个普通的朋友的笑容。
但特别特别好看。
后面叶修的建议喻文州听得很认真,可记完笔记,满脑子全是那个笑容,狠狠地把他的魂勾走了。
他想变强。
他想做叶修光明正大的朋友。
他也不想只做朋友。
“前辈,这可是你自己引来的麻烦,要自己好好承担呐^_^”


张新杰不喜欢烟的气味。
那种闻起来不舒服还对人身体有坏处的东西哪里好了?
所以他特别不愿意叶修抽烟,每次都把叶修刚探到嘴边的烟夺走,掐了丢进垃圾桶。
顺便欣赏一下那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表情。


但他是被叶修抽烟的样子所吸引的。

叶修一手夹烟,一手还在打游戏。张新杰在后面看着,觉得,他可真好看。
叶修转头就吸了一口烟,双眼眯起来,神情有些享受,还带些慵懒。像一只猫儿,在午后阳光下伸着懒腰晒太阳,但随时会用爪子划花别人的脸。
他就是这样,看上去很无害,实际上危险最大。
回神过来,叶修已经在吐烟了。张新杰猝不及防被呛了一口,叶修听见咳嗽的声音马上就把烟掐了。
“抱歉啊小张,哥没看见你,没事儿吧?哥下次不在这抽了行不?”
“…前辈,抽烟有害健康。”
张新杰觉得应该好好管理叶修的身体,而且抽烟的样子,要是把别的人也迷住了,他可不愿意多一个竞争对手。


黄少天觉得叶修的眼睛最迷人,韩文清觉得叶修的手最迷人,王杰希觉得叶修的耳朵最迷人······
但他们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叫做叶修的人。


“叶修!他们不知道你当我也不清楚么!你是一个omega!一个患病的,很容易死的omega!!”
“你可以轻松一下子的…你不用那么辛苦的……你清楚你的身体,你已经快撑不下去了!!!你应该好好的,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了才对啊……”
“你没必要做那些!!你为他们担心他们呢?!!!!他们无动于衷,冷眼旁观!!”
“你是一个omega啊……你是一个人呐……一个活生生的,会痛会累的人呐!!你胃病发作就抽烟提神发情期都是狂喷抑制剂!!你知不知道那玩意对你的身体有害!!!你明明就明白得很啊……”
“你别跟我在这笑嘻嘻的!你要是被人标记了,你一枪崩了那家伙都是对他善良了!!你看上去云淡风轻什么事都没有,实际上呢!!骨子里比谁都倔!比谁都不服!!”
“叶修……我求求你……别放弃……好吗……别在生命上放弃……好不好……”


【all叶】沐橙今天也很高兴

国家队队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们的领队今天老躲着他们???
一群对领队心怀不轨之人都这么想。



莫非……是叶修这个家伙终于开窍了?!
……
这是好事啊!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剑圣,在想到这茬后,发出了鹅笑。
三个半心脏觉得没那么简单……

王杰希想起他夜观天象,算天算地算叶修时打了个喷嚏。
他现在也觉得背后有点冷。



国家队队员心心念念的领队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手机里那个文包。
[喻王]大小眼的恋爱史
[韩张]医患
[周黄]让话痨闭嘴的最好方法
[周翔]相信你
[林方]眼镜
………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些队友敌人有这层关系呢
不过没事,他不歧视同性恋。



没事个鬼。



沐橙大大今天也很高兴,随手又发了个文包给领队。
让那些死gay再灿烂一会儿。

【冰九】庭院秋深深几许

喜欢这个

清起:




原著向小甜饼he,秋日扫地图,相恋途中平平淡淡相处过程,分居中(?


我真喜欢秋天,凉快不说穿衣还最显瘦(ni)




给二爷迟到数月的生日贺文🎉🎉(? @门文草青


长大一岁生日快乐呀~









【长生共百年,一时堂前有归燕;


山风揽入怀,一时跌落尘中埃;


云烟水墨染,一时缄默越山岚。】













就像是扫一堆秋叶积攒成丘;就像是捧一弯云月洒满清泉;就像是允一世山风撞入怀抱。


又像是堂前斜燕划过的长空;又像是素手芊芊折过的桃枝;又像是旧巷屋檐爬过的草木。


半世行万里,半世踏江湖,半世金戈遇铁马,半世寒光照铁衣,半世经年鲜衣怒马,半世统共年少痴痴缠缠。


惆怅如云,掠过他曾经的眉眼,远山如黛,天光乍破云深几许。


自多年前的分分合合,不死不休过后,沈九选择久居于城南的宅院之中,院内有一棵百年公孙树,门前就是车水马龙,来来往往,人群络绎不绝。


街上有小贩的叫卖声,妇人孩子的声音交错掺杂,秋水独染十里长街,洇晕出一滩墨色,江畔是凋零的百花枯叶,涵虚混太清,墙角处是篱后的秋菊,墙根下生着向阳的花草,墙头上是从庭院内伸出的枝桠与秋叶。


还是极浅的淡色灰绿与缟色的素衣,从春日一直蔓延到秋日,清风有四起,寂寥孤雁盘旋,卷拂枯叶。


漏断人初静,清浅的溪水流过山涧,石板桥上铺满几日前夜寒时下过的清雨,打落一树秋叶。油纸伞随随便便瘫在门前屋檐下,檐处落水,溅落成潭,荡漾出一圈又一圈涟漪。


在长街选购了一些必备用品后,沈九选择回家,远眺隔岸是枯枝,再稍稍远些,便是重重墨色青山,与现下之秋,着实是构成一幅水墨丹青山水图。


他又向下望了两眼,只见一道玄红交错的衣衫,以及额间那十分清晰显眼的魔纹,还有身旁紧紧围住的女儿家,骤时反应出是谁。


洛冰河。


恰在此时,洛冰河同样也望见了他,微微蹙眉,便准备扒开人群冲出一条血路来。沈九心下一颤,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那人多则三天两头跑一次,少则每逢几月跑一次,佳节一次不露,再忙也要过来。其它时间几乎是全看平日里有多闲,时间有多忙,手头的杂事有多少。毕竟是魔君,三界上上下下,疆域之内大大小小的事情,总要有个千八百的均需他过目。


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三更半夜沈九听见屋外有动静,起身提灯查看,发现竟是偷偷摸摸潜入的洛冰河,额间的魔印在月光下十分显眼,堪比手中提着的灯盏。


后来又听见一声尖叫,便瞧见街前躺着具尸体,双目圆睁,颈间有一道刀痕,血未干,还是新鲜的。于是二人第二天出席,被当作第一时间发现尸体的目击证人,听了一天的讲解推理,最后洛冰河总结一句“人杀的”,就拽着沈九离开。


毕竟各方面均不如对方,就如同好不容易跑到了门前,便发现门上的铁锁没有痕迹的被打开,再一推门,沉重的木门发出一阵低沉厚重“吱呀”声,尔后看见洛冰河坐在庭院内圆石桌前,正逗着一只白猫玩。


听见声响,洛冰河懒懒抬眼:“师尊回来了?”


沈九应声而后不去搭理,踏入庭院过后,径直将手中的东西放进舍中,在舍内待了一段时间,不见其踪影。


洛冰河心生诧异,跟进去看了看,发现舍内焚香,云烟缭绕,一旁的炉中正烹着茶,清香笼罩,沈九则乖巧蹲在炉旁,等着茶烧好。他手下动作不停,逗着一只三花猫,面上带着满足的笑意,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都是你养的?”


沈九听见声音,怔了一下,下意识抱猫起身抬了下头,却不料洛冰河也弯下了腰来。一时四目相对,他在下,手中还抱着生不如死一脸怨念的三花猫。


他尴尬点了下头,推开对方:“嗯。”


洛冰河注视着沈九略显尴尬的神情,笑笑离开舍内,沈九叹了口气,将三花猫放下,一任猫在屋内走来走去,不过好在他将茶取出时,三花猫在塌上安静地睡着了。


洛冰河在桌前消遣着时光,抱着白猫望向那棵老树,不作言语。此宅正屋门前分左右,是实木的板,分别有两条长径分别通入后方的屋舍,总共有两间主要面积稍大些的屋舍,其余的则是一个庭院,中间是石桌,旁处是一棵公孙树,尽数枯黄。


冬暖夏凉,篱下栽着大小不一的花,不过早已凋零数月,除却这棵公孙树,还有棵梨树,傲然的枝桠有条理地向四周分出。宅院旁有古巷胡同,一望无际,两边种着玉兰花,盛开之际带着一阵清香,弥漫于此。


沈九出来后,将水色的茶盅小心翼翼放置桌上,指尖轻轻一退,那茶盅便立于上,与石桌形成一道素雅风景。盅内的青翠茶叶从毫无半分光彩的干皱叶子,慢慢与清水擦肩而过,碰撞出一份崭新的生命,而后沉沉跌荡在这氤氲水气之中。


沈九见洛冰河松开了抱猫的手,便走向一旁,做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十分有条理。


洛冰河坐在桌前,石桌是圆形,清凉的触感,花纹横斜,密布石上。猫在他手中一跃而下,跑到清润的草木丛之中玩耍嬉戏,而再一抬头,便看见沈九手中拿着一把扫帚,足有其一半多高,这道灰绿素白的身影,恰与脚下一片黄色枯叶形成鲜明对比。


觉察有着一道目光,沈九索性一手扶着扫帚,抬头直视对方,冷言道:“徒弟看着师傅扫地,这怎么说也不是一回事吧?”


洛冰河听后,若有所思颔首,随后起身背过去身子,老老实实闭上了眼,道:“弟子遵命,不看了。”


是自他离开幻花后一如当年师徒二人互相的做法,总会有一阵子的吵吵闹闹,阴阳怪气的各自嘲讽一番,假装不在意所有的事情。


仁风一直都在桌上,扇骨被扔下扫帚的沈九握紧,不动声色走到洛冰河身后后,举起仁风就要去敲对方的头。


洛冰河找准时机,骤然转身。


“是你自己自投怀抱的,我可没逼你。”


沈九不悦,洛冰河则是将手环在沈九腰间,衣衫的质感极其柔软,陷入其中后便看见沈九想要去拼命地掰开他的手。洛冰河手下力度加重,将他囚入怀中,俯身将冰冷的唇印在对方眉间。


“改天我就把后宫遣了,接你回去。”


情话连篇,实际上真正能做到的实属少有。民间坊间流传的是凄凄惨惨的爱情故事,徒留温情缱绻,后为孑然一身。


沈九不敢去奢求有人能够真真正正给他一个归处,只能自己给自己一点温存的余暖,安居在这一方寸土,无须再为太多事情而劳心伤神。


自然而然,也不敢去贪恋一个怀抱太久,他着实是承受不起,更何况对方也给不起他想要的半生安稳。


正如同离别前简单的对话,他将木门深掩,沉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一墙之隔拦不住的是两颗心,对方可以看着他一点点消失在视线之内。


“什么时候再来?”


“盼着我来?那我下次争取多抽出点……”


“不……我是打算躲在屋里,然后把门锁上。”


洛冰河无奈地笑了笑。


就如同正值青春年少,一品爱情滋味的男女一样,在归途处岔路口中忍受着完全不必要的折磨。


可沈九是真的很想将这扇木门自此深掩,遮盖住他所有念想,所有不切实际不抱希望的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他一人独自熬过无数春夏秋冬日日夜夜。


洛冰河潇洒自兹去,一时荒唐扰他半世清醒,掌心仿佛开出了花,远处是星河皓月,将山风直直揽入怀中,是这大千世界他的陌路过客。


庭院秋深深几许?着实是深不了几许,只不过恰好深入对方的心罢了。






【冰九】早安

就……写个段子,极度ooc
———————————————
大早上的阳光明媚。沈九因为今日难得的假期,睡得很死。如果不是昨晚小畜生干的事情,弄的他全身酸痛,他会睡上一整天。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自己在小畜生的怀抱里,两具温热的躯体贴着。沈九抽了一下眉毛,企图挣脱小畜生的怀抱,然而腿一动,就有不可言说的东西流了出来。
洛冰河带着极大的起床气醒来,看见自家师尊(妻子)脸红的要死,捞回来紧紧搂着,再蹭几下,又一次睡着。
沈九生无可恋,但犹豫片刻,缩在那暖乎乎的臂弯中,等着小畜生醒了起床气又上来的时候,送个早安吻让自己今天好过些。